标签‘2010’

2010网络事件总结

一段不错的文字,值得收藏,现在似乎晚了点,不过还是贴了出来
2010,即将过去,我们应该对2010说些什么呢?
2010,有一种“美”叫“凤姐”,有一种“帅哥”叫“犀利哥”,有一种“女朋友”叫“小月月”,有一种“爸爸”叫“李刚”……
2010,有一个新词叫“给力”,有一个群族叫“爱疯”,有一名中医喜欢绿豆和茄子,有一位道长会水下闭气……
2010,有一种节能减排叫“拉闸限电”,有一种足球协会叫“足囚协会”,有一种慈善叫“裸捐”,有一种房地产调控叫“空调”……
2010,有一种住宅叫“蛋屋”,有一种理财叫“群租”。有一种集装箱叫“蜗居”,有一种别墅叫“经适房”……
2010,吃小龙虾可能肌溶解,送孩子上学时可能被拆房,盖被子可能会被闷死,赶不上火车可能白买票……
2010,很多大牌都不“淡定”,郭德纲称徒弟“民族英雄”被反三俗,周立波嘲弄网络舆情获封“周自宫”,连腾讯都被360“逼”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
2010,爱写日记的不光有雷锋,还有韩峰;大美女不光天上有,天上人间也有……
2010,矿工的肺里洗出了48瓶黑水,重庆的鱼塘里捞出了2000万巨款,河北的香河叫北京七环,富士康的员工爱跳楼……
2010,想买房的人发现,“国十条”猛烈地来了,却没带走一片云彩。房产调控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唉,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10,剩男剩女们发现,其实找对象不用去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更不用去山东卫视的《爱情来敲门》,也不用上猫扑,只要去上海世博会排几个小时队就行,患难之中见真情。
2010,创业者们发现,原来蒙牛懂事长牛根生的“小胜靠智,大胜靠德”不靠谱,小胜是要靠智,但大胜得缺德。
2010,监狱里文强发现,有权有钱很重要,但比起生命和自由,这些都是闲事。临行前他嘱咐儿子“好好做人、不要埋怨社会”,可惜这觉悟来的太晚。
2010,“中国首善”陈光标发现,“裸捐”带给他的不只是光环,还有质疑。马云说了:“没有私就是最大的私。不给孩子留一点儿,一个不考虑自己的人,不要相信他会考虑社会。”崔永元力挺:“要裸大家都裸,这才叫赤诚相对。”
2010.富士康员工发现,跳楼也是项健身运动,“N连跳”后,富士康工人工资集体上调了30%。
2010,出狱的许霆发现什么“女许霆”、“云南版许霆”还在前赴后继地往监狱里去,健全的取款机法律还是没有出炉,难怪许父感慨“三年的监狱真是白坐了”。
2010,唐骏发现,英雄也要问出处,一个人,不论多么辉煌过,一不小心就有被集体的口水迅速淹没的那天。
2010,球迷们发现,管水上运动的被调来管草上运动,说明了领导的硬道理:先搅个一地鸡毛,大家都疲沓了,才
能学会听话。
2010,球迷们还发现,幸福有了新的定义,那就是—你是中国球迷,看了届没有中国队参赛的世界杯。
2010,太原人发现,他们开始了一场后现代行为艺术—集体上街“等地震”。不过,传闻中的七级大地震迟迟未至,所有人最终空等一场。围观者都在笑,当局者很纠结,“当有人说地震要来了,换成你试试?会有勇气在家等死吗?”
2010,老百姓发现,房价离白菜价越来越近—白菜涨价了,房租跌到77元一个月;汽柴油涨价对生活影响并不太大—地沟油没涨价……
2010,国美总裁陈晓发现,他被贴上了“小人”的标签。在“管家谋夺主人家产”这样的拷问下他失去了名誉。但股东们最终还是选择让他留任,说明喧嚣的围观最终改变不了资本的冷静。这事毕竟是人家国美的家事,其他人看看就好了。
2010,有些精英们发现,他们迷信的李一,其实不是神仙,只是很清楚他们的病根—他们已成为权力、资本、色欲的奴隶,无法再欣赏到自然的美。
2010,mopper们发现,电影《山楂树之恋》玩了把纯情,于是:世道这么乱,装纯给谁看?其实在乱世,人们更需要纯情的东西。不管环境多么残酷留给自己一个纯情的时间,一个纯情的对象,日子就过来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