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活接近尾声,暑假打工进入高潮打赏

很快,我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即将结束,看着日渐老去的父母,我们也都多多少少懂得了父母的辛苦,去工作、去赚钱,以此来减轻父母的负担,的确,这样的事情很多,至少我自己就要去遥远的南方工业城市打工了,虽然是很没技术含量的工作,还是能打发无聊的暑假时光的。

但打工大学生的日渐增多,也促进了不法中介等的猖狂,因此也有很多朋友出门受骗。现在我来给大家全面分析下暑假招聘,希望大家可以提前安排好自己的暑假生活。

由于大学暑假假期时间大约有两个月左右,一般大家都在家里呆不住,或者想出去赚一些钱,锻炼自己的能力,因此越来越多的招工信息出现在单纯的校园里面,下面我来全面解释下暑假招工。

招工一般有以下几个:学校组织(免费),中介直接组织(收费),中介通过老师组织(收费),中介通过学生组织(收费),学生自己组织(免费),厂家直招(免费)等。说明:这里所说的免费是不收取学生中介费。

第一:学校组织:这个算是安全度最高的,算是官方组织的吧,不收取学生中介费用,如果想出去赚一些钱的话,跟着学校走还是可以的,我也是比较赞同的,这个就不多说了。

第二:中介直接组织:这个现在不常见了,中介不会直接在学校招人了,而是通过学生在学校招人,这个也不多说了。

第三:中介通过老师组织:甲问乙:“暑假去哪里打工呀?”乙回答:“跟一个老师去。”听着老师两个字好像是感觉,哎,这个可信,我也跟他一起去吧。其实不然,大学老师和高中不一样,你对老师根本就不了解,不清楚这个老师的人品怎么样,对人是否负责。中介就是利用老师的这种和同学们的亲密感,找一些老师让他帮忙招工,他们给这些老师说:招一个人,给你多少多少钱,就这样,老师最后能赚取不少钱,然而老师却对中介不了解,对中介所安排的厂不了解。反正去年我的一个朋友就是跟着学校的一个老师去的,然后是安排工作了,但是实在是太累,最后好多同学又回家了,其他的一些就出去自己找了,最后没有一个人留在安排的那个厂的,他们所说的那个老师早回家去了。

第四:中介通过学生组织:这种是最常见的,大部分招工的都是这种形式,这是最不安全的,中介通过同学和同学的关系,利用这种关系,同学对同学的信任,进行招工,当然,同学很少骗同学,但是最后中介把大家全给忽悠了。招工的那些同学,有的是社团(说明社团是不会组织的,那是同学自己打着社团的名义组织的,和指导老师没关系)这些人是相赚些钱,但是出去之后,局面最后根本就不能控制,不是他们所说的算。每年最先放假的是高中毕业生,他们先出去一批打工,然后出去的是中专生,技校生,他们再出去一批,大家想想一个工厂能招多少人,他们去一些厂,好的厂,大的厂等大学生来了已经招滿了,大学生进好的厂那是基本不可能,到省外后,中介说啥是啥,你根本没有资本和他们讨价还价,最后双方都不高兴了,中介就说:想回去的话你们回去,可是那个时候,你觉得你还会有多少钱呢?还有路费回家吗?

第四:学生自己组织:这个不收取同学们的中介费,是因为他们以前去过这个厂,上次去的时候厂里的人说下次如果还想来的话就帮他们招几个人,厂里也会给他们一部分钱的。往往这样的厂环境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只能说是中等,他们不收取同学们的中介费,只收取厂里给他们的一些回扣,其实这样的安全度还是比较高的。

第五:厂里直招:厂里直接在学校进行招工,这样的不需要交中介费,也会报销来回路费,但是这样的来学校直接招工的厂是很少很少的,所以可能选择这的同学不会少。

说完了招工的人和单价,再说一下同学们出去打工的目的,目的有三个:赚钱,锻炼能力,见见世面。

第一:赚钱,这个怎么说呢,中国大部分人都不是富人,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可以说不是说出省是能赚到钱的,也不是说在省内就赚的少。每个月在南方工资是2000元左右吧,两个月也就是说4000元,来回路费得400元吧,中介费得300元左右,再买些东西,也就是说两个月回来能有3000元就不错了,在省内也差不多每个月1500元吧,而且不用出去吃那些不会做面条的厨师做的面条,不用吃那些比省内难吃得多的大米,何乐而不为呢?

第二:锻炼能力:去工厂里面你想过你能做什么吗?老板会让你做什么呢?基本都是流水线,这种工作只会越做自己越本,富士康的人跳楼的不少,而且大部分是年经人,其中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流水线太压抑,每天什么都不用想,做那些机器做的工作,第天都是重复,感觉生活就这样没有了盼头~因为说是锻炼能力的同学,我还是想你回家学习去吧。

第三:见见世面:想着,我上大学了,还没出过省看看外面的世界咧,没看过最好,保留你的想像力吧~你想想:当河南省在38度高温的情况下,你都是什么感觉,那个时候上海,苏州,杭州是43度的,当你在43度的情况下看着黄埔江、东方明珠、西湖,你是痛苦的,你是想早点离开那里的。

当然,不是说就不能出去,暑假一放假就呆在家里,别说两个月了,两天我呆在家里也会觉得是在浪费时间的,我建议同学们是去找尽量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这样有利于自己的学习,如果真的找不到再说找别的什么工作,如果真的是赚到了一些钱,想去见见世面,这个时候再出去不也是挺好的吗?如果是想出去工作,我建议你是找你的亲戚朋友,别相信中介,他们根本不可以相信;如果你是想锻炼自己的能力,就自己出去,自己找公司,自己去人家公司面试,这样你才能学习一点东西,跟中介你真的是除了抱怨以外其他我想你是不可能学到的。

以下是去年媒体报导摘录

6月29日,河南开封的250名大学生上海打工被骗;

6月30日,湖南益阳的200名大学生苏州打工被骗;

7月7日,河北石家庄的200名大学生北京打工被骗;

7月15日,湖北武汉的135名大学生东莞打工被骗;

暑假,对于高校大学生来说,应该是告别象牙塔,融入社会锻炼自己、体验丰富人生的黄金时期。然而就在今年暑期,关于大学生暑期打工被骗的消息竟然不断传来。

“学生做暑期工一年凶过一年,今年被骗的情况尤其多。学生总归是学生,社会上一个小把戏就把你耍了。”

大学生暑期打工利益链揭秘

打工链上游——校园代理

做校园代理能赚多少钱?其中包含很多“技术活”:招工从开封到上海,从车费上可以赚每个学生六七十元;如果用抽工资的形式,仅此一项,学生代理就可以从每个学生身上赚取200元-300元左右,再加上其余的收费,最高时,学生代理可以从学生身上赚取300元-400元。如果一个假期能介绍200人打工,那么可以赚到五六万元。“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工厂和中介会到校园直接招聘,都是通过代理来进行,也很难签订什么有效合同。”“如果不小心被中介或者工厂耍了,那么做学生代理的会很惨。”

高回报、高风险学生会干部成万元户,不辨招工真伪,“抽工资”:每个学生身上能赚三四百元

打工链核心——中介

中介靠暑期工赚钱主要包括两部分,一个是学生的中介费,每人200元左右;还有就是由工厂支付的管理费:向厂里送一个学生并且按照合同打工期满,工厂便会向中介支付50元/人的管理费,这样加起来从每个学生身上可以赚到两三百块。

而当记者提出“学生来之前能否签一下协议”时,所有的中介没有一个表示愿意签约。“企业用工时也和我们没有什么协议,而如果我们和学生签了类似的协议,那么一旦企业变卦不再招人,我们就要承担责任。”这种情况下,企业和中介招工的风险,都被转嫁到前来做暑期工的学生身上。

一本万利、省事省心介绍个学生赚数百元,协议拒签

组织3000人,可赚到60万元

高校大学生对打工的接受度和需求日益上升,企业又对暑期工身怀“好感”,这点“商机”早已经被劳务中介敏锐地捕捉到。在松江出口加工区一家劳务中介里,五十多岁的杜阿姨告诉记者,她今年刚送了3000多名大学生进厂。

杜阿姨做大学生暑期工有四五个年头了。她向记者介绍说,大学生暑期工最早出现在湖南,而现在河南、湖北、山东也都时兴起来。在劳务中介看来,大学生暑期工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杜阿姨介绍说,大学生容易管理,只要在校园中找个负责人,他们可以自己组织“送上门”来,“再也找不到这么省事省心的了”。

“介绍一个同学,可以赚到200元-300元。”杜阿姨透露说,暑期工赚钱主要包括两部分,一个是学生的中介费,每人200元左右;还有就是由工厂支付的管理费:向厂里送一个学生并且按照合同打工期满,工厂便会向中介支付50元/人的管理费,这样加起来从每个学生身上可以赚到两三百块。”

刚刚开始的这个暑假,杜阿姨已经组织了3000人左右的暑期工,可以有60万元钱进账。而赚取这60万元过程中,她只需要打几个电话联系好工厂,学生那边都是由代理或者是老师组织好包车送到跟前的。

“现在暑期工是很多中介都在争抢的业务。”杜阿姨进一步透露说,早几年他们做暑期工都是通过各种渠道到大学里去联系老师或学生做“代理”;而现在,她和儿子每次回到老家武汉,总会有一些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主动找到他们。

怕企业变卦,不跟学生签协议

随后,记者以联系大学生暑期工为由,到松江出口加工区多家小型劳务中介进行咨询。为了能接下记者手中100名学生的订单,中介负责人再三表示:“我联系好厂家后马上联系你。”

当记者表示100多个学生希望能进一个工厂时,一家中介的负责人直白地告诉记者说,“我们也在学校贴过招工广告,也是说统一进一个工厂,但是等学生来到后,还是要先打散后分配到多个厂里的,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而当记者提出“如何确保学生到上海后有厂进”的问题后,各个中介机构均以“保证有厂,我们联系好厂才会让你们过来”方式回答,而当记者提出“学生来之前能否签一下协议,约定如果抵沪时无法落实工厂,需给予学生赔偿”时,所有的中介负责人没有一个表示愿意签约。

一位中介则透露说,不愿签协议,中介们也是“有苦难言”,他解释说,企业缺工时,会同时联系多家劳务中介,这只是口头上的信息传递,因此可能今天说缺10个人,明天就有其他中介送过去了。“企业用工时也和我们没有什么协议,而如果我们和学生签了类似的协议,那么一旦企业变卦不再招人,我们就要承担责任。”这位中介告诉记者说,为了避免风险,中介不会在和企业无责任约定的情况下,单方面和学生达成协议的。这种情况下,企业和中介招工的风险,都被转嫁到前来做暑期工的学生身上。

打工链下游——工厂

工厂招暑期工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以学校中的老师和学生为代理,一种是以劳务中介为代理。企业和中介间的委托关系并不需要法律凭证,两者间一般不会签什么委托协议。“大学生被骗都是发生在入厂前的环节,这部分责任企业不会承担。”

招工外包、责任外包进厂前被骗,企业不承担责任

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利用暑期到外地组团打工,这对于用工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易于管理、时间一致,又可以用最低工资标准打发的大学生,成为他们对付暑期新增订单的法宝。

“大学生暑期工做的都是流水线,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看一眼就学会了,因此企业当然是首选这种廉价劳动力了。”闵行区颛桥镇一位王姓中介告诉记者说,对于普工,每个企业都希望用最低标准来打发,但事实上这个没有吸引力的工资标准,很难吸引除学生之外的劳工。

“作为临时工,学生们很乐意接受这么低的工资,因为上海地区112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放在中西部已经算比较高了,更何况加班后月综合工资能拿到2000元以上。”王先生告诉记者,用大学生暑期工,企业怎么算都划得来。

其实,说这么多的目的只有一个,大家出去锻炼是好,但是还需要辨别真、伪、善、恶的根本能力,衷心祝愿大家有个好的暑假,祝大家一切顺利。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技术博客写成这样了,大家见谅,就当这是我的一些个人生活纪实吧。



大学生活接近尾声,暑假打工进入高潮
文章《大学生活接近尾声,暑假打工进入高潮》二维码
  • 微信打赏
  • 支付宝打赏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